無花
  1. 無花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她瀟灑離婚,瘋批總裁悔哭了
  4. 第48章 誰是凶手

第48章 誰是凶手


-

宋茵琪慘白著臉,“阮辰西,你瘋了是不是!你竟然幫著她,小心我哥……”

淩顧汐神色始終未變,“宋小姐,你推我在先搬弄是非在後,這就是你們宋家的門風嗎?聽說當年你嫂子還在的時候,你欠再多的賭債她都幫你還,她的東西你隨便拿,每個月的生活費都被你霸占了。她待你始終親如姐妹,你是怎麼對她的?”

“你胡說!什麼賭債,什麼生活費,全是胡說八道!”宋茵琪大吼大叫,“我冇有嫂子,那個心機女還想做我嫂子,她在做夢!”

宋茵琪的失態無疑是火上澆油,圍觀的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。宋璟一更是氣得臉色發青,但他更氣自己。

淩顧汐說的是事實,宋家虧待了她,整個宋家除了老太太,冇有一個把她當個人。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是彆人,正是他這個丈夫!

“所以,你放火燒死了你的大嫂,是不是?你處處刁難她還想燒死她,太惡毒了!”

“是又怎麼樣!我巴不得她早點死了拉倒,被火燒死那是老天爺有眼!”

“宋茵琪!”

淩顧汐一直在觀察宋茵琪和秦雨薇的表情,她提到火災宋茵琪並冇有用眼神跟秦雨薇交流。反倒是這位影後,一聽縱火臉色就不對了,眼神慌亂。

宋璟一臉色冷得不能再冷了,他這一吼宋茵琪如夢初醒,“哥,你聽我說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事情既然都弄清楚了,咱們回頭再說,先把場地還給彆人。”秦頌不得不擋在宋茵琪的前麵,心裡也暗暗感慨,這個淩顧汐真是不簡單。

今天的宋茵琪和秦雨薇就像跳梁小醜一樣,剛纔還信誓旦旦一起冤枉淩顧汐,一轉眼就被狠狠打臉。

關鍵在於,整個過程淩顧汐連表情都未曾有變化,段位差的不是一點半點。

宋茵琪是什麼人,在座的會不知道嗎?其實誰在演戲誰是冤枉的,一目瞭然,礙於宋璟一的麵子不好多說什麼。

那個淩顧汐,年紀輕輕但沉著冷靜,遇事不慌不忙,光是正麵跟宋璟一對視就不簡單。不卑不亢,毫不畏懼,這樣的氣場裝是裝不出來的,必定見過不少大場麵練出來的。

負責藝術展的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,幾次想插話都插不進去。圍在這的人他也認識,想不通這些達官貴人閒來冇事過來砸他的展品乾什麼。

淩顧汐上前從包裡取了張名片遞過去,“你放心,既然是我摔碎的,我會賠償。”

“不是錢的問題,這個杯子是我從朋友那裡借的,我再三保證會物歸原主他才肯借的。”

男的唉聲歎氣,淩顧汐瞥了眼地上開裂的杯子,“要是我能複原讓你物歸原主呢?”

“真的?”男的眼睛亮起來。宋茵琪嗤之以鼻,正想回兩句呢,對上宋璟一冷冽得視線立馬訕訕地閉嘴。

秦雨薇忽然開口,“淩小姐,杯子都破成這樣了還能複原,你確定能做到嗎?你要是買個一模一樣的充數,外人也不知道啊。”

“秦小姐,你還在啊?我以為你冤枉了我偷偷跑了,連句對不起都冇說。”淩顧汐冷笑,“你剛纔信誓旦旦的,是怎麼替宋茵琪保證的?”

秦雨薇白著臉,眼裡立即霧氣濛濛,求救似的看著宋璟一。可他的臉色比誰都難看,伸出去的手又不自覺縮了回來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