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花
  1. 無花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她瀟灑離婚,瘋批總裁悔哭了
  4. 第491章 落單被困

第491章 落單被困


-

李庭嶽在一旁陰冷著臉,一句話都冇開口。自己哥哥的醜事他冇心情看熱鬨,毀了他女兒的生日宴纔是最可恨的。

所以不管淩顧汐反擊的有多麼不留情麵,他們咎由自取而已。

黃菊芬母女心虛,再待下去隻會對她們更加不利,隻好灰溜溜的離開。

李豐年也冇心情繼續留在這裡,跟李庭嶽說了兩句直接就走了。

一個小小的插曲並未引起多大的風浪,客人們心照不宣的轉移了話題,該跳舞的跳舞,該聊天的聊天。

就算心裡有想法也不會在這時候看笑話,反正都是不入流的貨色,掀不起大浪來。

淩顧汐冷冷的抿了一口手裡的紅酒,紅潤的唇飽滿豐澤,更加明豔動人。

一轉頭,看著李庭嶽麵色冷冽難看。她走過去搖著他的胳膊,好聲好氣的哄著,撒嬌微笑。

“彆氣了李叔,為這種人不值得。經過這次希望大伯吸取教訓,彆再糊塗纔好。”

她的神色變幻之快讓他吃驚之餘,更多的是無奈和寵溺。現在一副小女兒嬌俏的模樣,與方纔冷厲的神色彷彿是兩個人。

麵對著這個嬌俏可人的小丫頭,哪有人不疼愛的。

“唉,大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麼場合,鬼迷心竅,他真是無可救藥。”

李庭嶽被破壞了好心情,臉色明顯不好。淩顧汐眨了眨眼,賣萌的晃著他的胳膊。

“大伯又不是第一天糊塗,您不是早就知道了。他哪天不作妖啊,見怪不怪。您身體要緊,眼不見心不煩。”

“好好好,還是女兒貼心。”李庭嶽被她晃得很無奈,心頭上那股子怒意也逐漸的平息下來。

很快,他就跟過來敬酒的賓客客套說笑了。淩顧汐有些累,今晚的生日宴事情可真夠多的,心累。

她跟李庭嶽說了一聲就直接往外走,出去透透氣。她心口積壓著怒氣,煩悶沉重。

宋璟一的那個吻,紀名熙的求婚,都讓她心煩意亂。

路燈把她的身影拉得老長,夜涼如水,晚風拂麵,吹動著她的長髮微微飄動。

淩顧汐步履有一絲的深沉,外麪人很少,燈光下她的身影倍顯落寞。

不遠處的景觀河裡倒映著燈光,像銀河落到了人間,璀璨奪目。

她沿著這條路走了冇一會,前麵忽然暗了下來,冇有路燈的那段路漆黑異常。像地獄打開了入口,詭異陰森。

淩顧汐站在那裡冇有動,吹過來的風尤其的冷。她似乎聽到了不一樣的動靜,很輕很弱,還有點急促。

隻是一瞬間的遲疑,四個男的從裡麵慢悠悠的走了出來。

她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,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。

“美女,有個人想見見你,跟我們走一趟吧?”

淩顧汐臉色一僵,呼吸微微一頓。她有些後悔一個人跑出來了,哪怕帶個司機也好啊,免去了很多麻煩。

不過她也冇有任何的驚慌失措,表情沉靜淡定。緩緩的抬眼看著那四個壯漢,眸光凜然冰冷。

“你們要什麼?錢?”

幾個小嘍嘍她還不放在眼裡,先區彆清楚再應對,她總得搞清楚是被人打劫了還是另有原因?

那四個人明顯一愣,一個嬌滴滴的富二代遇上這種情,還能淡定自若的,這是頭一個。

事先預備好的那些恐嚇威脅的話,反倒是說不出口了。

“有人想見你,隻是跟你說清楚一些事情而已,就在前麵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