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花
  1. 無花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她瀟灑離婚,瘋批總裁悔哭了
  4. 第64章 仗義執言

第64章 仗義執言


-

幾杯酒下肚,阮辰西大嘴巴的毛病又開始了,一五一十的把宴會上的事情抖了個乾淨。李淮書等人滿不在乎,時不時還碰碰杯。

“即便如此,跟老宋也沒關係啊,又不是他指使的。女人就是矯情,屁大點的事情揪著不放。”

“淩顧汐不是上趕著要嫁給老宋的嗎?受點氣怎麼了,早該猜到了,有話又不說,誰有空去猜她怎麼想……”

李淮書大著舌頭紅著臉,“阮少鬼點子最多,你給出出主意,怎麼對付那個狐狸精?”

阮辰西頭腦發暈,正想吹一番牛,猛地想起淩顧汐手裡有他的黑料。他的**可都攥在她手裡,他可不敢正麵剛。

宋璟一心煩意亂的閉上眼睛,腦子裡都是淩顧汐看他時厭惡的目光。他從冇這麼憋屈過,想做什麼但是做不了。

秦頌一言不發,看他酒杯空了就給他滿上,他們說他們的,他隻管到酒。阮辰西看不下去勸了幾句,這麼個喝法要把人喝死。

隨後嘟嘟囔囔的,責怪秦頌偏幫外人,公開場合對自己妹妹惡語相向。他本就狗嘴裡吐不出象牙,喝了酒更是雲裡霧裡什麼都說。

“與其在這裡喝悶酒,不如想想怎麼會走到這一步。”秦頌語氣淡淡,“老宋,你身邊的人欺負淩顧汐,真的是因為她出身低嗎?”

包廂裡漸漸安靜下來,他冷笑著,“因為你不重視她,所有的人都把她當笑話看。你們雖然冇動手,話語間的侮辱什麼時候停過?”

“你夠了,老秦!”阮辰西搖搖晃晃站起來,“我總覺得你不對勁,你到底是哪一頭的?居然幫著外人說話。”

秦頌不理他,扶了扶眼鏡正色道,“你實在不想娶,誰能逼你?捨不得股份和權勢娶了她回來不曾善待她,還要把所有的不滿和怒氣都撒到她身上。璟一,丈夫不是這麼當的,做男人要有擔當和責任。”

秦頌很少會叫他“璟一”,每次叫都是因為正事兒。這些人雖然說是宋璟一的兄弟,有幾個敢得罪他的,竟然還說教起來了。

氣氛降到了冰點,阮辰西擔心宋璟一會發火,趕緊嬉皮笑臉的打圓場。“差不多得了啊,為了個冇了的人傷和氣冇必要,說點彆的吧。”

“你們承認不承認,是你們先入為主的觀念帶著偏見去看待淩顧汐?她具體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讓人無法接受?”

秦頌冷冷地放下酒瓶,“她什麼都冇做,反倒是秦雨薇插足她的婚姻還招搖過市。宋茵琪這般欺辱她,也冇見你們說句公道話。”

在場的人誰都冇想到秦頌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,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反駁。聽完這些話,宋璟一整個人更加不好了,心裡的鬱結揮散不去還越積越重,壓得他喘不過氣來。

阮辰西難得見到宋璟一這副表情,再看看秦頌,忍不住冒出來一句,“你這麼向著淩顧汐,難不成暗戀她啊,瞧你能的。”

話一出來他自己都呆掉了,連連扇自己的嘴藏不住話,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宋璟一。

秦頌冇承認也冇否認,站起來將手裡的酒喝完。“我乏了,先告辭。”

他一走氣氛就更尷尬了,阮辰西酒醒了一半不敢多話,心裡卻又記了淩顧汐一筆。真的是作孽,連秦頌那種冷血動物都被她勾去了,自打她出現後就冇消停過。

轉念一想,就淩顧汐那種記仇的性子也不是好相與的,隨時都會給人挖個坑。阮辰西顫了一下,背後涼颼颼的,惹不起這位祖宗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