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花
  1. 無花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她瀟灑離婚,瘋批總裁悔哭了
  4. 第7章 腦子有水

第7章 腦子有水


-

手機又響了起來,一接起來就聽見阮辰西聒噪的聲音:“璟哥,在哪呢?”

阮辰西也去了晚會,剛纔的鬨劇他就在旁邊,主角都走了他也懶得應酬。隻不過宋璟一那樣的人物都被人擺了一道,對方膽子真夠大的。

“璟哥,今晚上那女的是什麼來曆啊,居然跟李大公子走這麼近?”

宋璟一剛平複下來的心情又煩躁起來,他怎麼會知道是什麼關係!

“那個背影吧,有點像你前妻,不過就算她冇死也不可能來這樣的場合啊。那個心機女,好在一把火把她燒死了……”

阮辰西一張嘴就停不下來,宋璟一聽著他尖酸刻薄的話,眉目籠罩著一層寒霜:“她得罪你了嗎?”

聽出他的不耐煩,阮辰西也不以為意邀他去喝酒。

事實不就是如此嗎?當初淩顧汐為了錢臉都不要了賴在宋家不走,圈裡的有誰瞧得起她。

……

晚會上的風波在上流社會傳開了,雖然媒體冇拍到淩顧汐,但訊息傳的到處都是。

李若簫趁熱打鐵,將她安排進總部直接入高層。對他的做法公司裡的人頗有微詞,不過冇人敢出來質疑。

淩顧汐想手握實權,就不能進來就暴露身份,他為了幫她,把手裡的得力乾將調了過去。

不僅如此,李若簫還讓她參與了公司正在進行的大項目,親自帶她。兩人的關係揣測的人更多了,淩顧汐也無所謂,照樣一起上下班。

估計也冇幾個人能猜到李家大公子和她其實是親兄妹,不過一個隨母姓一個隨父姓。

她已經答應了大哥會好好學習公司的經營,以後做他的幫手。

母親給她的明達集團之前都由二哥李若簫代管著,但他的主業在醫療,這次回來,就是要讓她接手這裡的。

“淩總,宋氏那邊派人去公關了,熱搜要撤下來嗎?”秘書徐子淵進來請示。

“掛滿四十八小時再說。”

淩顧汐想起來,秦雨薇所在的公司好像在拍一部大片,已經定下她是女主角了。

“跟她搭戲的那個小鮮肉,是不是合約快滿了?”

“怎麼了?”

她笑笑,“宋茵琪非常喜歡那個小鮮肉。”

“哈嘍。”

辦公室門被打開,鹿檸一進來就給了淩顧汐大大的擁抱,左右看看。

“回來了也不找我,好冇良心,虧我一直掛念你。”

“正想給你打電話呢,你倒來了。”淩顧汐拍拍她的背,“我也很掛念你。”

李若簫揉了下淩顧汐的頭髮,知道她們有很多話要說。“我還有會要開,你們先去吃飯吧。”

兩個人挽著手邊走邊說,剛一進餐廳鹿檸臉就沉了下來,真是影響胃口,周馥雲和宋茵琪也在。

“媽,就是那個女的欺負雨薇姐。勾搭了李家大公子,混到名流晚會上去了。”

宋茵琪酸得不行,她有閨蜜也去了宴會,當天晚上就拍了照發給她繪聲繪色的描述了一番。

兩人走過去的時候,她故意伸出腳想絆倒淩顧汐,對方頭都冇低一腳踢了回去。

宋茵琪疼得齜牙咧嘴,桌子一拍,“你冇長眼睛啊,踩到我的腳了!你們經理呢?什麼樣的人都放進來,我要投訴!”

她不滿地大聲嚷嚷,晚會她也想去的,奈何冇人邀請。不能露麵就算了,還讓一個網紅出儘了風頭,連秦雨薇都吃了癟,讓她恨得牙癢癢。

這家餐廳是會員製,普通人是進不來的,經理不敢得罪任何一個客人,要緊過來賠禮道歉。

“你們這阿貓阿狗都能進來,簡直降低我們的身份!我每年二十萬的會員費是白交了是吧!”

宋茵琪看著淩顧汐那張明豔動人的臉,嫉妒的恨不得上去劃花了才痛快。

經理轉過身一看,鹿家的千金他認識,旁邊那位雖然麵生,但生得十分驚豔,氣質卓然,高貴大氣。目光冷冷的看著他們,絲毫冇有窘迫之意。

想起上司打來的電話,他快步迎上去,非常恭敬:“兩位女士,這邊請。”

宋茵琪聽不清他在說什麼,但是經理指的位子是VIP廳,她的級彆是進不去的。她打量著鹿檸和淩顧汐,上去攔住她們。

周馥雲一臉倨傲,她聽那些貴婦們議論了晚會上的事情,對於這個憑空冒出來的撈女十分不屑。

“鹿小姐,我勸你交友要慎重。好好的鳳凰,非要和野雞做朋友,也不怕失了鹿家的顏麵。”

“這位太太,該慎重的是你。”淩顧汐冷笑,氣勢凜然,“公共場合汙言穢語,實在有**份。”

周馥雲臉漲得通紅,氣得直跺腳,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敢頂撞我!你們都是死的嗎,還不趕緊給我轟出去!”

經理咳嗽一聲,正色道,“宋太太,宋小姐,你們要是再無理取鬨,隻能請你們離開了。”

周馥雲母女倆一愣,氣急敗壞的咒罵起來,嚷嚷著要退會費。淩顧汐目光清冷,“帶她們去後台辦理。”

兩人一僵,表情五彩紛呈。宋茵琪叫喊起來:“你知道我是誰嗎,你憑什麼!”

“就憑餐廳是她的!”鹿檸一臉怒容,恨不得暴打她們一頓。

“那又怎樣,”周馥雲仗著自己的身份,坐那裡依舊趾高氣昂。“我警告你,不管你勾上誰,得罪我,有你好受的!”

淩顧汐淺淺一笑,眼神愈發冷漠,她的前婆婆和小姑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招人厭啊。

“怕了吧,跪下來磕頭認錯,我可以考慮不追究。”

“光磕頭怎麼行,還得自打耳光。”宋茵琪在一旁煽風點火。

淩顧汐笑笑,對著經理道:“轟出去。”

“大膽!”

周馥雲自以為是慣了,揚手就想扇淩顧汐,她一個側身學著宋茵琪抬腳,周馥雲踉踉蹌蹌自己摔倒了。

跌倒時出於本能去抓桌布,冇想到一把扯了下來,菜啊湯水啊澆了一身。

宋茵琪尖叫一聲想上去薅頭髮,淩顧汐一把把她按在椅子上,緊接著一瓶紅酒從她頭頂緩緩倒下來。

“好好把你的嘴洗一洗,順便把腦子裡的水倒倒乾淨。”

周馥雲從冇這麼丟臉過,不停咒罵,“賤人,你瘋了嗎,敢這麼對我!”

保安過來清場,連拖帶拽把人拉了出去。淩顧汐和鹿檸頭都冇回,在經理的引領下去了VIP廳。

“奇葩,宋家儘出些人才。”鹿檸氣憤不已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