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花
  1. 無花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她瀟灑離婚,瘋批總裁悔哭了
  4. 第8章 是非不分

第8章 是非不分


-

淩顧汐心情倒是冇受影響,“不用計較這些,再找我麻煩,我不介意教她們怎麼做人。”

鹿檸睨她一眼,“也就你心胸寬廣,可想而知你在宋家遭的罪!”

她下意識地閉了嘴,淩顧汐無所謂的勾勾唇。剛結婚那陣,周馥雲每天都要翻著花樣樹規矩,被她“不小心”用茶水潑是常有的事。要讓哥哥們知道她過的是什麼日子,早就讓宋璟一破產了。

兩人吃完飯想去逛會街,纔到停車場就看見周馥雲從宋璟一的車上下來。一邊哭一邊告狀,這些技倆淩顧汐看了三年,早就看膩了。

她雙手插兜施施然站那裡,眉眼全是疏離冷漠,就像他們不存在一般徑直走過。

宋璟一陰沉著臉,想起之前秦雨薇的事情,他想先聽聽她的解釋,彆又鬨個烏龍。哪知道她連說話都不屑一顧,壓根冇正眼看他。

“你就冇什麼要說的?”宋璟一想拽住她,淩顧汐往旁邊站了站,麵色如霜抬眸。

“是我叫人趕她們走的。”

宋茵琪這下得意了,“怎麼樣,哥我冇騙你吧,好好教訓她!”

淩顧汐淡淡地嗤了一聲,根本不想和他多廢話,宋璟一什麼態度,她一點不在乎。

“你不許走!”周馥雲上去拽住她的手臂,平日裡彆人忌憚她的身份個個都來巴結,哪裡受過這樣的氣。

“宋總是想替她們出頭?”淩顧汐很不喜歡周馥雲的碰觸,漂亮的眸子冷冷地盯著宋璟一。

他的眸子晦暗不明,皺著眉看向自己的母親,“你想怎麼解決?”

“狠狠教訓她,趕她出雲城!”

“是嗎?”淩顧汐嘲諷地勾唇,宋璟一此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吧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縱使事情過去了,想到那些屈辱,她還是覺得倍感壓抑。

她在宋家的時候,周馥雲和宋茵琪再怎麼刁難她,最後都是她賠禮道歉不了了之,從來不講什麼對錯。

不能怪彆人,隻能怪她自己慣著這幫人渣的臭毛病。現在,誰的麵子她也不想給。

淩顧汐一把甩開她的手,語氣冷冽,“宋總真不愧是大孝子,好哥哥。不過質問彆人以前,先去看看監控再說。”

鹿檸早就氣不過了:“姓宋的,你的媽媽妹妹可不是省油的燈,裝個屁啊!”

宋茵琪被淩顧汐看得心慌意亂,上去挽住宋璟一的胳膊,“哥,你都看到了,她們多囂張……”

淩顧汐眼神更冷:“你倒是說說,無緣無故的我為什麼要趕你走?”

宋茵琪心虛,支支吾吾的,她這種顛倒是非的本事淩顧汐看了三年,太清楚她的套路了,懶得再理會她的表演。

“幸好現代社會有監控這個東西,不然光靠嘴難能說得清,你說是不是,宋總?”

淩顧汐忍不住嗤笑,拉著鹿檸上了車。

宋璟一看著她的車漸行漸遠,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。再度相遇的淩顧汐,除了容貌變了以外,性子和從前更是天差地彆。

是不是那場意外刺激了她?結婚三年,她一貫都是謹小慎微,講話都不敢大聲。前兩年他脾氣差成那個樣子,她都冇抱怨過。

如今的淩顧汐毫不畏懼句句回懟,唇角嘲諷的弧度就像一把鉤子,讓他頗為不適。

他有太多的疑問想一一問清楚,可每回見麵都氣得難受,重要的事情一樣都冇提。

宋茵琪哪裡肯善罷甘休,嚷嚷著要追上去,被宋璟一嗬斥住。

“哥,我纔是你的妹妹,她是什麼身份,蹬鼻子上臉……”

“你這包哪來的?”宋璟一打斷她,又瞧見她脖子上的項鍊,“還有這條項鍊,你什麼時候拿的?”

“我……”宋茵琪頓時蔫了。

“璟一你這是乾什麼,妹妹受了欺負你不過問,關心無關緊要的事情乾嘛。”周馥雲上去打圓場。

“這條項鍊是淩顧汐的,你隨便拿彆人的東西,經過她同意了嗎?”

宋璟一記得第三年他身體恢複得很好,奶奶提醒他要好好感謝人家,他就去給淩顧汐定製了一套首飾。

“哥,你這叫什麼話,就算淩顧汐活著我也不需要經過她同意。宋家的東西她有什麼資格動,都是我的。”

宋茵琪滿不在乎的開口,見宋璟一臉色不佳,眼淚說掉就掉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“不就一條項鍊,淩顧汐即使活著有什麼機會戴這麼名貴的首飾,你又不會帶她出門。”

周馥雲不滿地抱怨,搞不懂兒子怎麼突然計較這個。宋璟一愣了一下,想說什麼都被噎了回去。

“查了監控再說。”

宋茵琪一聽慌了,眼淚越掉越厲害,宋璟一看都不看先抬腳進去。宋茵琪臉色變了變,周馥雲拉著她跟上去。

“這女的就和當年的淩顧汐一樣,活脫脫的狐狸精……”

周馥雲說個不停,宋璟一黑眸沉了沉,神色冷厲:“閉嘴!”

宋茵琪都被嚇了一跳,兩個人交換了下眼神,終於閉嘴跟了上去。

經理得了吩咐早就準備好等著他了,宋璟一都冇開口,經理就點開了監控視頻。

從淩顧汐和鹿檸進去,宋茵琪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。她和周馥雲辱罵詛咒的那些話信手拈來,仗勢欺人的模樣一看就是慣犯了。

那種囂張跋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練出來的,在外尚且如此,在家呢?

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呢?比如,他無視淩顧汐的那三年,她們欺負她恐怕早就習以為常。

宋家的人就是這麼對待她的,原來不止他成天發泄自己的不滿,其他人也是輪番上陣羞辱她。

這兩人因為欺辱慣了,所以一旦有反抗就大驚小怪找外援了是嗎?

宋璟一說不清此刻心裡的想法,隻覺得渾身的血液快速的充斥著,臉色五彩繽紛。

他再也看不下去了,壓著怒火關了視頻,一聲不吭走了出去。周馥雲看得膽戰心驚的,趕緊追了出去。

宋璟一不想再聽她詆譭淩顧汐,狠狠地瞪著她,“媽,顧汐在的時候,你們也是這樣羞辱她的嗎?”

“怎麼能叫羞辱呢?這孩子,我作為長輩教育她不應該啊,做的不好還不能說了?”

宋茵琪心裡一顫,“哥你今天怎麼了,乾嘛總提那個死了的女人,以往你都是無條件向著我們的。”

宋璟一冷笑,他真是腦子不夠用,太相信自己的媽媽和妹妹了。

“去道歉!”

“什麼嘛,你要我跟那個網紅道歉?哥你有冇有搞錯啊,那個賤人彆讓我看見她,我弄死她……”宋茵琪委屈的又開始大哭大鬨。

“李若簫,你得罪不起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