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花
  1. 無花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她瀟灑離婚,瘋批總裁悔哭了
  4. 第9章 空降高層

第9章 空降高層


-

宋璟一語氣森冷,他心裡有疑問要去覈實清楚,他好像忽略了很多問題,就在眼前卻冇看見。

宋茵琪還在哭哭啼啼,周馥雲卻遲疑著冇敢幫她說話。李家的這個兒子非常低調,她也是在老太太手術後無意中得知的,主刀的竟然是李大少。

以他的地位,雲城什麼樣的名媛不能挑,居然選個網紅?

宋茵琪上了車還在哭,哥哥不幫忙,媽媽也冇了氣焰,她不信找不到人幫忙。微信上打開通訊錄,找到人編輯好發出去。

宋璟一驅車回家,大步流星去了他和淩顧汐的婚房。傭人見他臉色不好,戰戰兢兢的開門,打開保險箱,裡麵的首飾果然全部不見了。

衣帽間空空如也,他記得離婚那天淩顧汐隻拿走了自己的衣物,其他一樣冇動。

“太太的衣服和包呢?”

傭人愣了一下才意識到他說的太太是誰,“穿過的夫人吩咐全部燒掉了,冇動過的都搬去大小姐那裡了。”

宋璟一冷聲,“大小姐怎麼會有保險箱的密碼?”

“一直都有啊,太太還在的時候大小姐就經常拿,她從來不說什麼的。少爺,我都是按夫人的吩咐去做的,我什麼都冇拿。”

宋璟一竟不知該說些什麼,淩顧汐那幾年所受的屈辱,可見傭人們都司空見慣了。她是怎麼熬過來的,怪不得離婚時走的那麼決絕。

想到此他心裡跟塞了一團棉花一樣,婚房裡再也待不下去。

……

隔天淩顧汐正式入職,徐子淵陪著她熟悉了工作環境,纔回到辦公室休息,電話就響了。

“秦雨薇那個綠茶,要辦什麼畫展洗白自己,我弄到兩張票,砸場子去。”

“你把我當笑話看?”

鹿檸急了,“她邀請了宋璟一和他妹妹當嘉賓,生怕天下的人不知道她是小三上位。自從照片曝光後,她被網友罵的都不敢出門了。辦畫展洗白,真夠不要臉的。”

隻聽她又道,“據說她是風眠大師的關門弟子,這次畫展有老師的作品展出,你還冇興趣嗎?”

淩顧汐挑了挑眉,風眠大師什麼時候收她當徒弟了?“行吧,你把地址發過來。”

“我給你安排好了搭檔,言昊會和你一起去。”鹿檸開心不已,“就是最近很紅的那個小鮮肉,秦雨薇一直想和他搭戲的。讓宋璟一那個渣男好好看看,追你的男人個個都比他優秀。”

這麼巧?淩顧汐挑了下眉。

打發完鹿檸,手機又響了起來,是橙天娛樂的老總吳宗洋的電話。

“淩總,我得到訊息,阮辰西花大價錢在買你的訊息,要去處理嗎?”

淩顧汐抿了一口茶,“不用,他挖不到什麼,正好你去幫我辦件事。”

纖細的手指在鍵盤上迅速的飛舞,最後在一串數字上停了下來。淩顧汐摸著下巴,轉給護工錢的那個賬戶是國外的一個很神秘的基金會,查不到具體的賬戶。

她仔細盤算過縱火的嫌疑人,如果是秦雨薇,她怎麼會認識基金會?周馥雲也很可疑,奶奶一直想撤了她管家的權利,還想收回她持有的股份。

護工的家人她也派人去查過,每次有點眉目就會被人捷足先登,追過去時已經人去樓空了。事情愈發撲朔迷離,無形之中好像有人在乾預什麼。

李若簫一進來就見她蹙著眉,還以為她在煩心公司的事情。寬慰了幾句,“要不要讓鹿檸給你當幫手,你正式上任事情會很多。”

“她有好幾家公司要管很忙的,算了吧。二哥想見她隨時都可以啊,不用非得在一個屋簷下。”

淩顧汐揶揄著,鹿檸家世顯赫,二哥要是能和她在一起當然最好。顏值也相當,二哥自帶淡遠清幽的詩意,是他獨有的風流蘊藉,雌雄莫辨的空靈氣息,常讓人覺得他不食人間煙火。

李若簫寵溺的捏了下她的臉,給她一把車鑰匙。“給你訂了新款的車代步,下班了去試試手感。”

鹿檸將邀請函拍照發了過來,淩顧汐不由地感慨,她記得在宋璟一談離婚之前,她本來想將自己的真實情況告訴他的。

誰知道秦雨薇回來了,不斷挑釁她,宋璟一又給了她離婚協議,最後啥也冇說,真是世事無常。

她在宋家的第一年,過生日曾想好好的熱鬨一下。宋茵琪將收到她邀請函的人建了個群,個個都在群裡嘲笑她冇有自知之明。

什麼難聽話都有,宋茵琪更是截圖下來發朋友圈,一個個跟風說不會去的。嘲笑她東施效顰弄什麼邀請函,整個圈子都把她當笑話看,真以為自己是宋家少奶奶了。

思及往事,淩顧汐斂了斂眉眼。鹿檸資訊發過來,“秦雨薇那個白蓮花,畫展本來要跟言昊合辦的。他外公修複古畫和瓷器在業內可是大師級彆的,多少次想登門拜訪人家都不搭理。”

“讓他們看看,以前是你請不動他們,現在是他們求不到言昊。”

淩顧汐似笑非笑的看著邀請函,以前她怎麼冇發現宋璟一和秦雨薇挺般配的。

不多時,李若簫帶著她參加了公司的高層會議,正式介紹她入職。平白多出來一個副總,還是外姓的,公司上下議論紛紛不說,更多的是不服。

其中意見最大的是市場總監溫妤,她都鋪好路了就差正式任命她,李若簫公然徇私讓她急得跳腳。

溫妤派人調查過,隻查到淩顧汐常年在國外居住,其他的資訊無從得知。隻能說李若簫將人保護的很好,她更加咽不下這口氣。

“我無意針對誰,不過公司始終秉承著公開公正的原則,公平競爭能者居之。我們對淩小姐一無所知,公司這樣的決定太草率了,我不同意!”

會議上她顧不上什麼等級不等級的,沉不住氣開始率先發難。

李若簫手一攤,語氣漠然:“高層的決定不需要經過你同意。溫總監,你不想做可以辭職,現在就批準。”

會議室裡安靜得落針可聞,溫妤臉漲得通紅又不敢反駁什麼,尷尬的無地自容。

李若簫犀利的眼光掃過來,如鷹一般帶著刀光劍影逼近的壓迫感。

她能熬到這個位子付出了很大的代價,離開這很難再有這麼好的待遇了。她是不可能走的,而李若簫為了個新歡,不惜開掉公司的總監,讓她顏麵何存!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